崽和老朋友

“阿姨”顾森西蹲着抬头看着颓在椅子里的李宛心,她看起来就是弄堂里小人家的儿女,普通孩子的母亲,似乎和齐铭有些格格不入。


检查结果出来了,不好。


这个时候来陪她的也不应该是自己,顾森西想,自己这个夺人所爱的坏东西,怎么还来居高临下的施舍怜悯来了呢?

“阿姨,我这么说了吧,我可以代表齐铭的意见。您要是想活下去,那我们尽一切可能让您活着,您要是觉得没必要,那我们再费多大功夫,也是,于事无补。”他没觉得这个女人拖累了他们,他时常在想,什么样的家庭可以养出齐铭这么个人来。

眼高手低,少爷脾气,自以为是的道德标杆……还有,无可救药的极度良善。

后来见了他爸妈,他稍微懂了点。

弄堂里的儿女,顶天了的人生追求就是家长里短间的比高不足比下有余,可指望的除了自己窝囊丈夫就是十足金贵的宝贝儿子。

但,比较是比较,那是对生活有追求,她还是兢兢业业的把孩子塑造成一个矫枉过正的可造之材。


千金好取,良善难求。


这个家,他算是进来了。


开搞了,暂存


悲伤顺流成盒


“我di哥哥呀”顾森西笑嘻嘻的搭着齐铭的肩,说是妥协安慰,实则动手骚扰,有下没下的勾的齐大少爷心神荡漾,“天生的魑魅魍魉,做什么善心佛陀”


什么歪理?

齐铭还待说教,顾滑头立马堵着。

“行了,天不容我不还有您接着我呢吗?放心不下我还放心不下你自己啊”胳膊勾着齐铭的脖子,就那么一拐“走,少爷,食堂吃面”


“小西?”
“齐铭,太阳只能从东边升起”
“我的太阳,可以从西边出来”

还是你们啊

是真的没想到他可以走到这里

啊你好酷啊

ooc

“你们一个两个的,别把我俩,想那么,怎么说,相亲相爱吧。”
两个人,两个男人,两个同样在经历了残酷竞技体育摩擦的,还一步一步渡向顶端的男人。
为什么总会被你们认为的那样,唧唧歪歪的,活成了爱而不得的怨妇?
“嗯”他缓缓吁了口气,“我俩相处,没啥别的注意的,挺好的朋友嘛,就那样。”
――嗯,没什么,好朋友,有事儿没事儿击个掌,笑一笑,看看腹肌,闹一闹,和普通的好朋友没啥不一样。。吧?
――也就是击完掌后不自觉骤然收紧的掌心,也就是笑完了之后缓慢移开的发亮眼神,也就是看完腹肌指尖刻意停留的触感,也就是闹完了之后顾左右而言他的亲昵?
也就是这些,也没啥不一样的,吧?
“继科儿吧。他困兽的时候还是比较厉害的。”
“马龙吧。就像他打球一样,老想办法老想办法,总会想方法把我带出去的吧。”
人生啊,不是一眼看到头的,才会比较精彩嘛。
“总有考虑不周到的地方,他向前,我退后,你怎么就一定可以肯定你睡觉的时候别人就会不打扰呢?没有,没用。想往上爬的人太多了,可你看看,这地儿才多大?”
“我凭什么就一定赌他会给我让路?”
谁输的起。

好了

他只是在说服自己。
一切都可以过去,一切都有一个必定的结尾,只要人同意。
“你还记得什么?”是夏日间训练场地板摩擦胶皮鞋面的惊诧声,是汗水粘腻在肌肤上挥之不去的沉重感,还是那颗小球迎面而来的紧迫与窒息?
不是,都不是。他最心动的还是球桌对面那个人眼里的专注和追寻,或者说,还是那个人。离开了哪里,都无法忘记被那双眼睛锁定的刺痛,它们包含过太多庞大而致命的东西,喜悦,欢愉,悲痛,怀疑,执着,动摇,不甘心,失落……以及沉湎于情色的失神。
“我想起了你”
你浅笑是嘴角腼腆绽开的粉红花枝,大笑露出整齐上下唇齿的恻隐温柔,你追寻过我目之所及的未及之地,你与我掌心贴合探知身体温度。
“你想说什么呢?”他堵在这狭小的空间门口,问了些有的没的,那个人也答了些有的没的,句句长袖善舞刀光剑影。
“身体健康?”他笑道。
“身体健康”他回笑。
“那,祝比赛制霸”他还是意思站在他这一边。
“昂,你早生贵子”他觉得不必了,他希望他好。

挥手

总归是蜚语流言,你能奈我何?
想了很久,他还是决定发条微博说明,告诉大家,人是自己选的,与围观的看杀人无关。
意料之中,那个人毫无动静。他撇嘴笑笑。
不开心吗?那倒没有,就是……简简单单的心里堵得慌。就好像是堵了团棉花,外面的风啊雨啊全都可以透过这团东西一丝一毫的浸进来,缠的千回百转理都不想理,可是这团东西是他亲手塞进来的,现在要拿出去哇。
那不是很可笑吗?
“倘若我偏偏要一个结果呢?”那个人拽住他,眼神执着的让人心惊。他推,他甩,他拼命的想把这双手剥离他的世界,他想告诉这个人,没必要,人活着,总得见点阳光呀。
“那算我输”两个人以前总喜欢争输赢,比赛一场打下来总觉得不够,谁输了心里都不服气,总憋着口气儿要在下一次赢回来。
现在谁赢都不好使。
大吵一架,分道扬镳。队里关系亲厚的都是两头劝,问原因没个头绪,这个说那个打球输了一直没缓过来,那个说这个成心给他使绊子,众人迷了劝解路,谁也没踏出一步握手言和祝福。

“咱俩缓缓昂,这样不成”他总归为大局着想,训练期间,两个顶梁柱成了这样,人心惶惶的就不止是圈里。他见对方没个动静,还耷拉着自己眼皮不愿搭话的样子,心里思索着要不还是算了,两个人但凡恢复建交就忍不住不干别的。
“以前那样成不成?我不干涉你婚丧嫁娶,你不管我动手动脚”终于说了句话了,是不是人话再另说。
“成个屁”他瞪着对方,什么人呀,你不觉得自个儿委屈,我还心疼呢。

国庆有婚礼👌️